长江论丛 | 智能合约的法律问题

联盟观点2018-06-11

撰文   陈金金 律师

         长江律师联盟

         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

跨领域法律学者尼克萨博提出了智能合约的理念,“一个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Promises),包括合约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这些承诺的协议。”数字形式意味着合约不得不写入计算机可读的代码中,由此可见,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是条款以计算语言而非法律语言记录的智能合同。智能合约是根据预设条件自动处理资产,且获得多方承认的,运行在区块链之上的程序,即当一个预先编好的条件被触发时,智能合约会自动执行相应的合同条款。因此,本质上讲智能合约是一道不可变更的程序与计算机指令,且具有数据透明、不可篡改、永久运行等特性。

智能合约由计算机语言预设,计算机识别的程序语言相较于文字语言更为清晰和稳定,因此智能合约的语言误解率很低。对传统合同条款的解释,势必会受到人们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的影响,但智能合约的程序性使得合约双方不会因为对合约条款有不同的理解而需解释条款内容。这样就避免了不可预见地解释合约条款对执行合约的影响,也排除了跨境交易中各国法律、语言、政治经济政策的差异,使得跨境交易更加便捷和高效。在智能合约为我们带了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难题:智能合约背后关于合同成立、生效、无效等的约定,智能合约无法履行时的救济手段,以及产生争议后的解决方式等。

智能合约最显著的技术特征是其自动执行性。任何一个智能合约均需要合同当事人协商合约的架构设计,并需要由计算机专家将主要合同架构转换为代码并设计算法,设置触发条件,待到条件触发时自动执行。例如:某人生前立下一份遗嘱,在其去世后且孙子年满18周岁时,将其名下的财产转移给孙子。将此遗嘱记录在区块链上,那么区块链就会自动检索计算其孙子的年龄,当孙子年满18周岁的条件成立后,区块链会在相应的数据库中(例如政府的公共数据库等地方)检索是否存在遗嘱人的死亡证明。如果两个条件同时满足,那么遗嘱人的财产将会不受任何约束地自动转移到孙子的账户中,不受任何因素的制约,并且会自动强制执行。

由上述例子可知,智能合约的自动执行性让合同履行实现了自治,无需法院、仲裁机构等中间媒介督促合约的执行,一旦启动就会执行,且整个过程,包括发起人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干预。从这一点来说,智能合约类似“完全合同”,这与传统合同法的“不完全合同理论”相悖。现行《合同法》针对契约履行的相关规定就不能适应智能合约的需求。智能合约的意思表示方式与现行合同法中合同各方订立意思表示的方式存在极大的差异,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认定为意思表示一致、合意达成等问题,则需要合同法对其进行明确。

区块链技术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当事人隐私,使得智能合约当事人具有匿名性,以致合同当事人无法知晓对方。问题来了,在匿名情形下,合同当事人很难依据传统的法律救济手段解决违约问题。甚至作为自执行系统的智能合约,并无传统法律意义上的中止,这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传统合同救济体系。

合同成立是以相对人的合理信赖或权利外观为基点,智能合约也是一种意思表示的合致,应当视为一种合同。但智能合约完全摒弃了合同争议的法律救济、合同语言的解释、合同不完整性等经典理论或规则,智能合约或许并非真正的合同,或许将其理解为协议的一套履行机制或执行程序,更符合事实,也更能解决相关争议。考虑适用以履行行为订约规则,即合同自执行之时订立,一旦满足预订条件,合同自动执行。在顺利执行的情形下,智能合约是十分高效、便捷的。但一旦出现不履行情形,智能合约能否继续执行,将如何解决?能否进行外部决策并施加干预?是否可以在计算机代码设计时嵌入相应的外部干预程序进行处理?这涉及到技术难题,也存在法律解决的问题。

数字革命正在剧烈地改变我们能够拥有的各种关系,在这个Cyber时代,传统法律中的哪些部分,将仍然具有价值?